当前位置:美高梅登录网站 > 动漫动画 > 时代也不是怀旧音乐与符号化元素的堆砌,关于

时代也不是怀旧音乐与符号化元素的堆砌,关于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08-22

让上帝的归上帝,该撒的归该撒——评《三傻大闹宝莱坞》
【文】凌国华
【本文发表于2011年12月27日中国劳动保障报八版“文化”,原题“我断了双腿,才站立起来”,发表时有删节】

       近年来中国并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励志片或是关于“梦想”的好电影。所以无论是关乎梦想还是所谓“中国梦”,可以异于我党主旋律的解读本身就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题材。从俞敏洪读大学到其创业而后新东方上市这正好契合改革开放的近三十年中,意识形态不断被冲击,人们变得越来越实际并开始了对物质的疯狂追求,青年人的梦想也更加多元化。对于中国的商人与商业史来说,这恰恰也是最血腥,最惊心动魄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后的这一批企业家面临着计划经济一点一点向市场经济改革转变的背景,经历了现在创业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也在这种困境中创造了前人无可比拟的成就。他们之中不乏很多想让中国企业屹立于世界之巅的雄心壮志之辈。在这样的背景下,这部电影有一个史诗般的时代背景与一批俞敏洪、王强、徐小平等独一无二的商人可供陈可辛展示。
    可惜在电影中看到的更多是陈可辛通过怀旧音乐与符号化元素堆砌对时代的拙劣表达,而不是导演对一个时代与三个企业家的表现野心。无论陈可辛想表达中国梦还是中国人美国梦的破碎,电影让人更直观的感受这种“梦”体现在了屌丝逆袭前女友或是中国男人有钱后扬眉吐气逆袭一众美国人等情节上,直接拉低了商界最血腥年代那一批企业家的人格魅力。

        别再唧唧歪歪的说新东方下了多少血本投资了这个电影了,我真不明白怎么现在总有那么多人自以为是强迫症似的喜欢YY别人的生活和动机,谁也没逼着你做什么,别整个 被迫害妄想症还觉着自己多高端大气上档次似的。
     最近总有人酸溜溜的说你们新东方真有钱啊做了这么大一个广告,呵呵反正我说什么也都会有人不信,但我还是想说,在新东方待了快两年,据我所知,新东方从不喜欢弄乱七八糟的营销模式,从一开始,新东方的口碑就是学生们传出来的。下文转自老俞微博,应该能说清楚这个问题了。
     不信就不信吧,抛开新东方人的主观感情不说,这个电影的确不错,致敬了一批为梦想坚持的人,拍的至少很有情怀。相信的有兴趣的就去看看,不相信的没兴趣咱们就求同存异吧。
     对了我还想问问说这个片子贩卖正能量的人,正能量有什么不好,非弄得苦逼兮兮的才叫反映生活?人成功了发达了有钱了,是人家的本事,人又不是富二代,也是啃着馒头就咸菜背整本整本的牛津大辞典过来的,自己没有努力过就别酸溜溜的说什么发达了赚钱了不等于成功什么的了,那些什么都懒得做,躲在黑暗中吃着泡面扣着脚丫在网上义正言辞的骂这骂那什么都看不惯的人,您也只配做个您天天挂在嘴边纯屌丝了。
   
俞敏洪:《中国合伙人》
 《中国合伙人》电影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三天票房收入已经过亿,很多人在微博发表观后感,大部分人觉得这是一部春春励志的好片子。这几天我的手机也收到不少认识的朋友和不认识的朋友发来的短信,祝贺新东方的创业故事被成功地搬上了银幕。

很早就听说过《三傻大闹宝莱坞》(3 idiots)这部电影,以为是无厘头式的搞笑喜剧,就没大在意。终于有一次,想看看内容到底如何。结果大为震撼:不是一般的佳作。看看各大视频网站给出的接近10分的评价,再加上在问世两年之后终于引入国内院线,可以看出此片口碑之高。看过之后,感觉“三傻大闹宝莱坞”这个名字翻译得并不确切,反倒不如直接译成“三个白痴”或“寻找兰彻”更好。
言归正传。一个不循常规出牌的天才少年兰彻(Rancho)进入皇家工程学院,给这座名气颇高却死水一团的顶尖高校注入一缕清新空气。与另外两名好友法涵(Farhan) 和瑞秋( Raju)结下深厚友谊,抵制呆滞的教育制度,追求个人发展和自我救赎,期间穿插着百转千回的爱恨歌哭,最后以大团圆的结局告终。
作为种姓制度分明的国家,印度的贫富差距非常严重。富豪家里的小佣人有着超凡的天赋和兴趣却无法入学,富豪的儿子不乐意学习却需要有个学位作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于是不谋而合:你获得了学识,我获得了名誉(学位证书)。于是小佣人顶了富豪少爷的名字,成为影片的主人公兰彻。影片以“白痴”之一法涵的旁白做引线,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像风一样自由”的天才:用学过的物理知识惩戒嚣张的高年级学生,不按书本定义而被赶出课堂,虽然如此,考试却都名列前茅。虽然与要求中规中矩的院长屡次冲突,最后却赢得了“非凡学生”的奖励——那只太空笔。
看来,教育体制是世界性的话题。我们主张素质教育反对应试教育,影片中兰彻的一言一行也都在尽力打破体制的桎梏,追求自己的理想。什么是机械?就是一切用来节约时间或节省物力的东西:风扇,电话,甚至裤子前门的拉链,都是机械。定义只是表象,关键要看实质,要善于运用。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教育不仅仅是教学生什么东西,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如何去思维去学习。高端压力下,即使马戏团的狮子也能学会坐在椅子上,何况人?然而沉重的压力和机械的死记硬背,虽然可能获得高分,可是也会因此造成笑料。兰彻在课堂上用好朋友名字杜撰了两个“工程学名词”,让包括院长在内的人都瞠目结舌;“消音器”查图尔(Chatur)只知死记硬背,演讲时闹了大笑话。
在这座顶尖的学府里,压力无处不在。创造能力不低于兰彻的高年级学生乔伊,因为家庭贫困和精神的双重压力,照料生病的父亲耽误了毕业作品(程控摄像直升机),院长不予毕业,断绝了那个贫困家庭的唯一期望。当院长所说的“无意义的直升机”飞起来时,乔伊自缢于寝室。“给我一点儿阳光,给我一点儿雨露;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会重新站起。”乔伊的歌,反映了不少贫困学生的心声。乔伊的生活和结局,正与其名字Joy(喜悦)形成鲜明反差。“羊不清楚它的前程,做成烤肉还是馄饨;鸡不知道蛋的前程,会孵化或者被人吞。”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保持昂扬的生活态度,即使面对挫折,也要默念All is well(一切都好),树立必胜的信心,不抛弃,不放弃。
三个白痴中的另外两个,法涵和瑞秋,一个醉心于野外摄影却迫于家庭的期望而应付工程学,一个虽热心工程学却执念太重,来自贫困的恐惧压倒了兴趣,因而这两个人总排在成绩榜的最末两名。经历了分宿舍、被开除、自杀,瑞秋终于丢掉了祈求幸运的圣戒,找回自我,即使工作面试时依然不改本心,把兰彻和法涵费尽周折偷来的试卷扔进垃圾桶,终于圆满;法涵第一次向父母申明了自己的真实理想,苦口婆心地打动了父母,成为出色的野外摄影家。不可否认,影片的情节设计也有些投机取巧:家庭境况与实现理想有重要关系:25000000,25000,2500,三个家庭的月收入。兰彻自然不必为学费担忧,而且幸好热爱摄影的不是家境贫寒的瑞秋。
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其实分数何止是学生的命根,也是教师的命根。作为院长的“病毒”,算得上一般意义上的好老师——单凭使得主掌的皇家工程学院排名从28升到第一就可以看出。然而,如兰彻所说,“你们都陷入比赛中,就算你是第一,这种方式又有什么用?你的知识会增长吗?不会,增长的只有压力。这里是大学,不是高压锅……”根据成绩确定照相时的位置,根据成绩确定找好工作,有好前途,娶漂亮老婆。鸡不知道蛋的命运,这一刻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在此压力下,热心文学的“病毒”院长儿子三次都没有通过工程学院考试,自杀身亡(这些院长本人很久才知道)。当然,如此高压体制下也能产生世俗意义上的精英人才,比如查图尔,后来美国大公司的副董事长,别墅,豪车,多金;比如皮娅(Pia)的未婚夫“价格标签”银行家苏哈斯,从其一掷千金的架势上可以看出不亚于查图尔。
想了馊主意在校长女儿的婚礼上混吃混喝,搭救瑞秋父亲时的当机立断,混杂考卷时的不落窠臼,抢救瑞秋时的义胆忠肝,对校长女儿皮娅的感情……循规蹈矩,去死吧!偷试卷被发现,三人全被开除。大雨。交通瘫痪。校长的大女儿莫娜(Mona)临产。这个打破桎梏的白痴,带领众人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抢救生命行动:起名“病毒”的换流器,吸尘器改做的助产器,连在一起的汽车电瓶,还有把孩子叫醒的“A ll’is well”,终于使得三个白痴获得了空前的承认!“病毒”院长对外孙的期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更使得影片有了思想上的升华。
考试,毕业。在大家的欢欣雀跃中,兰彻默默离开,从此飞鸿踏雪、杳无痕迹。于是,几年后,从新德里到西姆拉,从西姆拉到拉达克,两个白痴加上一个意图“复仇”的查图尔,开始了寻找之旅。最终,在落后的拉达克地区,他们见到那个原先在学校里以为学生打零工糊口的“毫米”(如今成了兰彻教育理念的得力助手),见到了把理想付诸实践的教育乌托邦,学生们自行设计的磨面机、自动羊毛剪,而电击随意小便,更是继承了兰彻的天才!更出彩的地方,兰彻不是兰彻,他是拥有400项科技专利、连日本人都争抢的科学家!最后,一向高傲的查图尔,也向科学大师兰彻做出了“伟大的敬意”!——如此,“学习是为了完善人生,而非享乐人生,追求卓越,成功就会在不经意间追上你”有了完美的注脚。值得一提的是,曼妙的歌舞使得故事情节张弛有度,兰彻与皮娅的爱情更成为联缀故事的暗线,给影片增辉不少。
影片取名“三个白痴”,或许有中国传统思想大智若愚的意思。圣者不役于物。崇奉自由,追求卓越,成功就会出其不意地找上门。不用说兰彻,其实法涵和瑞秋亦非白痴。然而,追随理想,活出自己,即使人人都喜欢做自己,却并非人人都可以做自己。因为,有人喜欢做查图尔,喜欢做苏哈斯,那么,就让上帝的归上帝,该撒的归该撒,各循其径,各安其命吧。

    通观电影,最大的不解就是陈可辛为什么要选择贯彻全片的自白与旁白来行进电影与解读人物,并且这种自白与旁白多到了令人反感的地步。
    电影开始的大段自白和教主站在台中央时的土鳖气质就给了我当头喝棒,震得我灵魂出窍,让我想起了上一部我看过的一上来就足足自白了5分钟来交代背景恨不得想让人抢过剧本来读的电影,很不幸那部《匹夫》里也有黄教主。旁白或自白有时候是推动电影与解读人物的很巧妙的手段,但是《中国合伙人》里从头到尾这样大面积的贯穿整部电影多到了一种令人厌恶的程度,从而容易带给观众一种导演掌握节奏的无能的感觉。
    电影整体行进较为平缓,且其中包含了很多的情感与时代化的元素。但是这些大学兄弟情谊、在美打工艰辛、被学校开除、失恋、创业遇到困难、兄弟之间冲突等情感与元素,虽然面面俱到,却都点到为止,始终没有拿出一段在细节上下功夫深刻突出,也没有一个能统领全局的主题与冲突可以作为影片的高潮,使得观众在观影时难以有情感上的起伏。
    作为一部励志片,人生低谷一带而过,最艰难的奋斗过程简单展示,人生高潮却有大段描述,仿若成功没有理由就扑面而来,很难让人有“励志”的感受。被诉盗版而后决定上市并挽救兄弟情谊的高潮故事性本就相对较弱,而在故事性已经有点弱的情况下陈也没有把这段算是高潮的情节拍出足够的感染力。

 

【拉达克位于克什米尔地区东南部,历史上属于中国西藏的一部分。对于包括拉达克在内的克什米尔地区,中国、印度、巴基斯坦都宣称拥有主权,目前拉达克地区处于印度实际控制之中。印度能够在电影中把有争议地区牵扯进来,本身就是“宣示主权”的重要手段,值得我们学习。——笔者注】

    有些媒体人和媒体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点映过后“全程无尿点”“笑点泪点很多还特别励志”“票房肯定超越致青春”这样的评价就满天飞,个别网站登的一些阿谀影评更是令人作呕。现在已经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是有钱就是爹。一些网站和个人只要有钱,随时可以无视节操,并且极大限度的藐视民众的智商。
    不要期待这部电影有多少笑点或是泪点。如果说以《三个傻瓜》笑泪点作为对比,那么这部电影在笑泪点的处理上实在是太无感了。我本身笑点并不高。却只在调戏太上皇的“too young,sometime naive”的片段上笑了一下。如果你没看过太上皇怒斥香港记者的视频,这个点可能也不太好笑。
    也不要太期待这个所谓的励志片能传递给你多少令你热血沸腾的正能量。首先这部电影并没有低谷与高潮的很大反差,没有那种主人公艰苦奋斗最终成功带着人意淫所能带来的感动与肾上腺素激增的快感。其次自己没有梦想和动力看再多励志和鸡汤也没用。所谓励志,你永远靠不得别人。当你没有目标时,看再多东西于你也无用。只有你知道羞耻,知道自己要什么,或者哪怕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一定有一个目标。他才有可能成为一个鼓励你向上的寄托。即便好的励志电影与鸡汤文也只是激励你一时振奋的辅助元素。不能成为你长久努力的一个动力。

  其实这部电影的诞生和我基本上没有关系。很多人都在猜测新东方有没有投资这部电影,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一点儿投资都没有。电影以新东方的创业故事为主线,人物以我和徐小平、王强三个人在新东方的共同奋斗、兄弟情谊为蓝本,这是不假的,但电影中发生的事情和实际发生的事情差了很远,电影中人物个性的展示也和现实中我们的个性有很大的不同。

    关于黄晓明的表演,原谅我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对于那种“这部电影里有杨X李XX黄XX肯定不好看”这种论调我向来不以为然,所以其实我带着对黄教主没有任何偏见的思想去看的电影。但是在这部电影里,对比佟大为与邓超对人物的拿捏与塑造,黄教主实在拉了太多后腿。如果现场听过俞敏洪演讲或是看过其演讲视频的人,黄晓明在影片开头的挥手示意像农民企业家在表彰大会上第一次上台领奖,根本撑不出俞经过历练后的那种气质。黄晓明与杜鹃病在床上的对戏以及杜鹃被其强吻后莫名其妙用带着一丝柔弱欲望的声音连喊几遍“为什么是你”体现出了一种高中戏剧社团招新时高一学生表演琼瑶剧的纯真。如果说前半段黄晓明表演的农村小伙还算不错,后半段机械式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式吐台词表演像是一个中国自主研究的有突破性的能说普通话且面部肌肉能轻微抽搐的机器人上镜。而黄晓明结尾前的哭戏更是不够自然,憋了一下,像哭像笑又像蛋在被挤着不能面露异色,然后突然开始了一种极不自然的嚎叫,像极了驴被阉掉后的叫声,导致他哭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直接笑场。

 

    众多经典的歌曲算是电影的亮点之一,崔健、beyond、罗大佑等甚至还有我异常喜欢的Leaving On A Jet Plane。但是80、90年代的歌曲并不足以堆砌出一个时代,只能带给你一些时代的回忆。

  大概一年多前,小平约我见面聊天,见面后很兴奋地告诉我韩三平希望把新东方的故事拍成电影。实际上是小平写了一个剧本,把剧本给了韩三平,韩三平看完后表示了对于剧本的强烈兴趣。小平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毕业后到北大文化部担任团委文化部长,在北大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物,思想新颖、思路敏捷,对于音乐、话剧、影视等表演艺术有着天生的强烈兴趣。当时北大有一个学生艺术团,我的同班同学王强是艺术团团长,他们俩人一起把艺术团折腾得热火朝天,演出地点远达青海。当时的我,在北大没有任何显山露水的能力,是一个被男同学和女同学都不待见的人物。所以,按照小平的说法,我就是台下的一个普通观众。

    对于那个年代来说,有的人创业是迫于无奈解决生存问题,有的人创业是为了赚钱,还有很多人创业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为那个年代选一个标本,那么年少成名想要打造“中国的IBM”又迅速坠落而后东山再起的史玉柱是一个传奇性的例子。对,就是那个靠脑白金、巨人网络等广告来藐视民众智商的史玉柱。俞敏洪创业的时候,史玉柱还很火。1992年一家知名媒体对中国十大城市上万青年进行调查问卷,在“写出你最崇拜的青年人物”这一问题里,第一名是比尔盖茨,第二名就是史玉柱。
    90年代初,发财致富不再是敏感的话题,而成为公开的被讨论对象。靠技术起家成为中国最年轻亿万富翁之一的史玉柱是其时的标志性人物。而后其数年内又迅速成为穷光蛋,不出几年又东山再起让他身上有了一些戏剧性的要素。
    吴晓波对于史玉柱有这样一段评价:“他的起伏经历和永不言败的精神在万千大学生中产生巨大共鸣,被视为创业偶像和精神领袖。而同时,他在营销手段上的恶俗和对人类贪婪面的利诱,则受到重大的道德质疑。史玉柱自称是‘中国最著名的失败者’,因此,为了向世界证明自己,他甚至把这个目标自我崇高化,不择手段,最终蔑视社会的道德底线。这种商业成功,充满了野性的血腥、冷酷和道德麻木。史玉柱的身上,投射出这个商业年代所有的矛盾。”
    那个年代,没有那么多年轻人削尖脑袋往体制内去钻,干一番事业是很多人共同的梦想。十数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却去追求稳定。一则时代背景不同,二则有冲劲儿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当然,社会价值在多元化,追求也不同,体现在不一样的结果上,也不能一概而论,并不能说要稳定肯定比创业差。只是年轻人身上那种应有的激情澎湃,那种精神气儿,那种敢于承担的勇敢与可以重头再来的韧劲儿,越来越少了。
    作为中关村之父,陈春先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都很陌生。在自己学术前途一片坦荡之时,陈春先认为中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硅谷”,可以像美国那样将技术产业化。于是在前途一片光明之时,他选择下海创业。他未能在商业领域有所建树,但是在他的首倡下,中关村却日益发展壮大。很多人认为他坚持做学术的话会成为中国的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他却在接受采访时说出这样一段话,“我觉得每一代人只能做他当时认为最重要的事。人活着总要做点事,做了这件,也许就要放弃那一件。我做事从不后悔,即使做了较为愚蠢的事,也不后悔,因为时间总是在往前走的。”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网站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时代也不是怀旧音乐与符号化元素的堆砌,关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