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美高梅登录网站 > 动漫动画 > 上小学时候看过文字介绍立即被吓得半死,电影

上小学时候看过文字介绍立即被吓得半死,电影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09-14

Salon去年的文章,尝试翻译了一下,能力有限,错漏难免,见谅。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在此 大家都知道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并不喜欢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对他1977年小说《闪灵》的改编,而如今随着其续作—《Doctor Sleep》的出版,他也就再一次被问到其中原因。 在最近一次BBC的访谈中被问到这部电影时,King回答道:“我觉得它非常冷漠,那种感觉就像,来让我们看看电影里这些人物,他们如同蚁冢里的蚂蚁一样,啊这些小昆虫,瞧他们正在做的这些有趣事情。”对Kubrick电影版的Wendy Torrance,King更是不客气:“她是在银幕上最令人厌恶的女人之一,基本上就在那里尖叫,做蠢事。她根本不是我所写的那个Wendy。” Kubrick自己,特别是电影版“闪灵”,是某种痴迷而又难以名状崇拜之发源地。虔诚信徒们如同念咒一样,一次又一次使用诸如“天才”,“杰作”和“伟大的”等字眼,仿佛这些词本身就组成了论据而非论点。这些人局限于“伟大”这一概念,矢志不渝地维护他们偶像。King的访谈片段一发布,一篇傲慢而薄弱的反驳文章就出现在了英国杂志“New Statesman”的网站上,名为《Stephen King仍然不愿意接受Kubrick的天赋》。这篇由Mark Hodge所写文章的标题基本已概括了他全部论点,而且他还写道:“(库布里克的)电影在流行文化里已经取代了这本书,这一稀有成就可能是让King最不爽的事。” 其实这种King把Kubrick当作对手并怨恨他的臆测,更多反映了某些人的一厢情愿,而并非King自己的想法。因为几乎没有其他畅销书作家的公众形象比King更加谦逊而且不装腔作势。Kubrick的拥趸们还热衷于把那部1997年评价糟糕的《闪灵》迷你剧拿出来取笑,把它视为妄图超越大师的失败尝试。但更普遍的看法是,King拍摄迷你剧的动力与其说是出于竞争,倒不如说来自于他保护自己角色的本能,这些角色显然对他有着很重要意义,因此Kubrick对待角色的超然态度使他寝食难安。King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多方面正确表现小说中的人物,因为他自己曾说过,Jack Torrance,这个在电影里由Jack Nicholson扮演的精神错乱而又抱负满满的作家,是他创作生涯里最具自传性质的角色。 你不必非得讨厌Kubrick的《闪灵》来理解King的观点。这两个人代表了两种截然相反地创造叙事艺术方法。一个是唯美主义者而另一个是人文主者。Kubrick以追求完美著称,是个一丝不苟的设计师;而King则只是写作技艺纯熟,他的小说可能会有种无组织的松散结构。其小说的重要主题是关于普通人(特别是工薪阶层或类似的普通人)之潜能,无论这潜能是想要成为恶棍还是英雄。尽管在他小说中总是有着与超自然敌人的战斗,但最好部分还是主角的挣扎以及与自己的斗争。《Doctor Sleep》里,对通灵男孩Danny Torrance来说,远离酒精,保持清醒与挑战小说中的Big Bad同样勇敢。 King一直都认为Jack Nicholson在电影开头看起来“过于疯狂”。所有那些成就Nicholson标志性表演的东西,他那咧开嘴笑,装模作样,躁狂的邋遢形象,都破坏了King的意图。King本意在于让读者相信Jack Torrance并不特殊,完全可以是读者自己,虽然我们都喜欢Jack Nicholson,但他真的并不是一般人。在小说里,遥望酒店使Jack Torrance发狂的诱因根植于这个无能失败作家无法实现的对取得非凡成就之渴望,并且这渴望比生命更重。但我们无法想象除了他自己,Jack Nicholson还会想要成为任何其他人。在电影里,Jack的癫狂成了某个专横的作者型导演,坚信自己非常重要,愤怒地跑来跑去,寻找并消灭那几个碍事的,干扰他视线/远景的人。当然King和Kubrick两个如此不同的人都能够在这个角色里看到他们自己,恰恰说明了他是多么了不起的创造。 虽然Kubric版电影里的一切,特别是Nicholson压抑的精神情感,都在急切地推动着Jack积压之怒气的惊人爆发,但在King小说里,Jack的崩溃却是一出悲剧。电影和小说有个关键的不同,即酒精在里面所起的作用。在电影里,酒的出现可以说是偶然的;在小说里,酒却是那把解开怪物束缚的钥匙,这潜伏在凡人体内的野兽被释放后,首个猎物就是凡人自身。King小说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描写角色如何应对这些怪物,不管这些怪物是源于外在还是内在。这正是King对Kubrick把Wendy变成一个喋喋不休受害者感到厌恶的主要原因;在他小说里,Wendy可是选择了成为一个英雄的。 King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歌颂道德观念的小说家。他书里角色的每一个选择,无论是面对一群吸血鬼或丢掉10年的清醒状态,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但在电影里,这些角色却没有选择,他们很大程度上都被超出他们控制范围的某种力量所掌控。电影版"闪灵"只是恰好情节里面出现了家庭暴力;而小说则是想表达家庭暴力是某些男性主动做的选择这一观点,即当这些男性困于某种妄想的防卫机制(delusional, defensive entitlement,心理学术语,不太清楚怎么翻译较好)中时,他们选择了家庭暴力。在King看来,Kubrick把他书中角色当作“昆虫”对待,是因为Kubrick真的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命运。这些角色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从属于某种高高在上之不可抗力,这正是Kubrick已高度成形的美学观点:他们都是这种不可抗力的囚徒。在小说里,怪物是Jack,在电影里,怪物则是Kubrick。 King告诉BBC,他只见过Kubrick一次,是在闪灵拍摄期间,并且觉得这个导演非常有“强迫性”。虽然没明说,他的反感还是可以明显察觉到。在King眼中,Kubrick不仅理解错了小说,这个导演本身也体现了他小说所极力反对的那种病态,表现为他专横跋扈的行为方式,我是一个天才的姿态和追求完美无暇的电影哲学。当然,不像Jack Torrance,Kubrick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非常有天赋,电影版闪灵在我看来也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但我怀疑,即使King接受了Kubrick的才华和天赋(虽然我知道他确实如此),也难以弥补他认为这部电影在人道主义上的缺陷。人性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所有那些狂热粉丝的恫吓都不会让他对此改变看法。Kubrick可能是个伟大的天才,King宁愿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类。

《闪灵》电影剧本

这算不上是电影观后感,因为我只看过关于这部电影的文字介绍。但经典恐怖片的文字介绍往往也是力透纸背、威力无穷,足以把人吓个半死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幕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文/(美国)斯坦利·库布里克
译/火村

上小学的时候,我家突然冒出一本《环球银幕》,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像样的电影杂志。因为家里就那么一本,所以翻来覆去看过好多遍。唯独关于这部电影的那片介绍始终没敢细看。哗啦一下子赶紧翻掉,生怕里面那个呲牙咧嘴的男的从书里跑出来。

外景·科罗拉多山·白天·远景
湖光山色。镜头向前运动,湖中的岛屿向后退去。
(叠化)

我真是既想看又不敢看,既好奇又心痒得要命,后来终于在一个光天化日里,小心翼翼地坐到我家窗台前,守着热乎乎的大暖气,深吸一口气开始翻看。这一看不得了,看完一遍就说啥也忘不掉。

外景·道路·白天·远景
上行的大众牌轿车正沿路行驶-------镜头仰拍。
(切换)

然后我那张牙舞爪的想象开始像夕阳时分的阴影一样不断被拉长再拉长,我的恐惧开始像一个即将爆炸的气球一样不断膨胀再膨胀。我反复告诉自己谢天谢地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白色的墙壁上会渗出血,不要想会有两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手拉手在走廊里出现,不要想手持利斧、嘴里淌着哈喇子的男疯子正静静守在门口。后来我得知这种心理效应叫“白象效应”,你越是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去想,就越忍不住反复去想,越努力越白搭。

外景·科罗拉多山·山路·白天·远景
山间道路-------大众牌轿车沿路行驶,镜头跟拍。
(切换)
远景,大众轿车沿路驶去-------镜头跟拍并超过这辆行驶中的大众轿车,推向背景中的群山。
上行中的大众轿车的中远景-------镜头跟拍。车入隧道,从另一端出来。镜头继续跟拍。
(切换)
远景,沿路行驶的大众轿车。镜头跟拍。背景中的群山。
(切换)
远景中的大众车沿路驶去。背景中的群山。镜头跟拍这辆车。
(切换)
远景中的群山-------镜头移至饭店。
(切换)

我终于连那本杂志都不敢碰了,然后发展到连放那本杂志的周围的书也不敢碰了。后来又有一天,一个同样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偶然看到我姐正在津津有味地捧着那本杂志看那篇文章,我瞬间汗毛倒竖,觉得我姐在看完之后也要被灵魂附体了,于是赶紧绕道躲得远远的。

黑框·打出字幕:面试
(切换)

之后我也看过《封神演义》,被里面半人扮鬼的姜皇后吓得要死。半夜偶然醒来时,看着躺在旁边和我一起睡觉的我姐的侧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另外半边是妖孽。其实在上学前班那年我还和可爱的大表姐、表姐夫去看过《罗马假日》以及《阿姆斯特丹的水鬼》。我觉得大表姐和大姐夫领我去的那家省城郊区影院实在是太油菜了,一定是知道水鬼那部太恐怖,于是成心来了个混搭。上大学后我还和好友一起去看过《催眠》、《贞子》。但任何一部恐怖片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在这部片子面前都瞬间为之逊色。

内景·眺望饭店/大堂·白天·中远景
杰克稳步走过大堂。镜头在推拉摇拍中跟随他来到接待柜台前。
杰克:你好。是厄尔曼先生约我见面的。我的名字是杰克·托兰斯。
接待员:他的办公室在左手第一个门。
杰克:谢谢。
杰克缓步离开柜台。镜头摇拍,随他经过秘书的房间,来到厄尔曼虚掩的门前-------
厄尔曼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他的秘书站在桌旁。
杰克:厄尔曼先生吗?
厄尔曼:你是-------?
杰克:我是杰克·托兰斯。
厄尔曼:噢,是的-------进来吧,杰克。
厄尔曼起身,把一本书递给秘书,从桌后绕出来。杰克走近办公桌。镜头跟拍他。
两人握手。
厄尔曼:很高兴见到你。
杰克:幸会,厄尔曼先生。
厄尔曼指着秘书-------
厄尔曼:这位是我的秘书苏西。
秘书:你好。
杰克:苏西,你好吗?
厄尔曼:路上没什么问题吧?
杰克:很顺利。一点儿也不难找。用了大概三个半小时。
厄尔曼:噢,那太好了。先请稍坐一会儿。
厄尔曼指了指椅子。杰克坐下。厄尔曼回到他的办公桌后面。
厄尔曼:别拘谨,杰克。要不要喝点咖啡?
杰克:好啊,如果你也想喝的话,我不反对。谢谢。
厄尔曼:苏西。
秘书:没问题。
厄尔曼:哦,还有,能不能把比尔·沃森请来跟我们碰个头?
秘书:好的,我会的。
厄尔曼在椅子上坐下。苏西向外走去。
(叠化)

今天早晨胡乱点开一个电影网站,偶然得知这部电影居然是恐怖片中的经典。因为怕勾出好不容易淡忘的记忆,所以压根没敢细看介绍。但我想这部片子至少有一点是非常出众的——非常震撼的画面构图,非常逼真的幻觉联想。关于雪白墙壁上渗出鲜血的桥段,换在今天也许不觉如何,在当时却是很给力的设想。男疯子手持利斧四处砍人,如今也不觉得有多夸张了。我在《布鲁克斯》、《七宗罪》等片子里也曾见过更吓人更血腥的场面,吓得我只敢挡住屏幕看字幕。但是那种被勾出的亦真亦幻的联想,以及静静的能听到心跳声、生死一线的紧张感,却是我在其它电影中很少看到的。

外景·博尔德·公寓·白天·远景
公寓建筑-------楼前停放着几辆车。背景中可以看到山。镜头推向公寓。
(切换)

作为我所看过的真正意义上的恐怖片介绍,这算是唯一一部。因为胆子太小,第六感过于敏感,联想实在发达,所以我下定决心再也不看此类介绍了。我生怕看完这只言片语后自己脑补出来的影片的,比导演还恐怖。我生怕自己在这一惊一吓中,从此少了更多的特异功能,所以姑且就让这部影片介绍,成为唯一的一部吧。

内景·杰克和温迪居住的博尔德公寓·起居室·白天·中远景
丹尼正坐在桌旁吃三明治,温迪坐在扶手椅上读书。
丹尼:妈妈……
温迪:干吗?
丹尼:你真想去那个饭店过冬吗?
温迪:当然了,丹尼,会很有意思的。
丹尼:是啊,我想也是。反正这附近也没什么人可以一起玩。
温迪:是的,我知道,交新朋友都是要一点儿时间的。
(切换)

中景·丹尼吃三明治
丹尼:是啊,我想是的。
(切换)

中景·温迪
温迪:托尼怎么说?他是看好饭店的,我相信。
(切换)

中景·丹尼吃着三明治,把左手食指勾起来,哑着嗓子说话-------
托尼的声音:不,我和托兰斯太太看法不同。
(切换)

中景·温迪
温迪:噢,托尼。别傻了。
(切换)

中景·丹尼勾起左手食指,用异声说话-------
托尼的声音:我就不想去那儿,托兰斯太太。
美高梅登录网站,(切换)

中景·温迪
温迪:噢,你不想去,为什么?
(切换)

中景·丹尼勾起左手食指,用异声说话-------
托尼的声音:我就是不想去。
(切换)

中景·温迪
温迪:好吧,那咱们就等着瞧吧。咱们大家都会过得很愉快的。
(叠化)

内景·眺望饭店/厄尔曼办公室·白天·中远景
杰克与厄尔曼隔桌而坐。比尔·沃森进入房间。杰克起身和他握手。
厄尔曼:比尔,我想让你见见杰克·托兰斯。
沃森:你好吗?
杰克:你好,比尔。
沃森:很高兴见到你。
杰克:幸会。
厄尔曼:拉过一把椅子来,咱们一起聊聊。
沃森和杰克坐下。
厄尔曼:今年冬天由杰克来看管眺望饭店。谈完之后,我想让你带他到各处转一转。
沃森:好的。
厄尔曼:杰克是一位中学教师。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哦-------曾经是中学教师。
沃森(画外):那你现在干哪一行?
杰克:我是一个作家,嗯……教书是个仅能勉强口的营生。
(切换)

中近景·沃森
沃森:那么,这个工作应该让你发生很大的改变。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是啊,我希望有所改变。
厄尔曼(画外):我们在丹佛的人举荐杰克时对他评价很高,所以,初见之下,我也有同感。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咱们看看,刚才说到哪儿了?对。我要解释一下,呃……我们的营业季节是从5月15日到10月30日,然后,到次年5月之间我们将关门歇业。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因为在我看来,滑着雪到这儿来挺刺激的。
厄尔曼(画外):噢,肯定是这样。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接着说):但问题是,保持通往塞德温德的道路畅通,费用过于高昂。那是一条……一条25公里长的辅路-------冬季积雪约有20英寸厚,目前还没有经济的办法除雪。这地方自从1907年建成时起,就没有什么人对冬季运动项目感兴趣,人们选择这里多半是因为它的与世隔绝和风景美丽。
(切换)

中远景·厄尔曼与沃森和杰克对坐
杰克:是啊,这可是名至实归(放声大笑)。
厄尔曼:是这么回事。在丹佛,他们没有跟你谈到一些工作细节方面的事情吧?
杰克:非常笼统。
厄尔曼:呃……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继续):冬季的情况会很严酷,最主要的一点是要应付可能发生的设备损耗,避免重大的毁坏。细分的话,有这么几大块:锅炉的运转,饭店各个部分的供热,每天都要保持正常的循环,一旦故障发生,要及时修理,否则就要出大乱子。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听起来,这对我没什么问题。
厄尔曼嘟哝了一声。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从体力上讲,这工作算不上很繁重。在这里过冬,只有一件事算是难熬的,呃……那就是极度的孤独感。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噢,这恰好正是我需要的。我嘛,嗯……正在拟定一个新的写作计划,而且,嗯……
他欲说还休-------
杰克(继续):5个月的安静正是我所需要的。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哦,那就太好了,杰克……,嗯……因为对于有些人来说,与世隔绝的孤独感……
(切换)

中近景·杰克
厄尔曼(画外):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杰克:对于我不是。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那你的妻子和儿子呢?你怎么知道他们也能应付呢?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他们也喜欢。
厄尔曼(画外):很好……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好吧,在你跟比尔走之前,还有一点,我认为应该谈到。我不想耸人听闻,但的确有些事情(欲言又止)……令一些求职者产生了顾虑。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你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我想,他们在丹佛没有对你提起1970年冬天发生在这里的悲剧吧?
(切换)

中近景·杰克摇头
杰克:似乎没有。
(切换)

中景·比尔·沃森
厄尔曼(画外):当时担任我这个职务的前任……
(切换)

中景·厄尔曼
厄尔曼(继续):曾雇用一位叫查尔斯·格雷迪的男子,做饭店的冬季照看人。他来时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小女儿,一个8岁一个10岁。他有良好的履历纪录,口碑也不错,从我了解的情况看,怎么说呢,他似乎是完全正常的人。然而,在冬季的某一天,想必是他遭受了某种严重的精神打击……
他停下来,犹豫了片刻-------
厄尔曼(继续):他变成一个杀人狂……用一把斧头杀死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切换)

中近景·杰克
厄尔曼(画外,继续):在饭店西侧的房间里把母女三人全都杀了,然后,呃……他把枪管插进了自己的嘴里。
(切换)

中景·厄尔曼坐在桌后
厄尔曼(继续):警方嘛……他们认为这就是旧时所说的幽闭烦躁症,或者说,是一种幽闭恐惧症的反应,这种情况在人们……
(切换)

中近景·杰克
厄尔曼(画外,继续):超长时间被封闭在一起时,就会发生。
杰克:嗯,这可真是一个……呃……好故事。
(切换)

中景·厄尔曼笑
厄尔曼:是的,的确如此。哦,至今我仍然难以相信它真在这里发生过,然而的确发生了……呃……我想你能明白我告诉你这些的用意。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我当然明白,而且,嗯,我也理解为什么你们在丹佛的人等着让你来告诉我。
杰克放声大笑。
(切换)

近景·厄尔曼放声大笑
厄尔曼:很显然,有些人会因要在发生过这种事的地方待很长时间而感到害怕。
杰克:噢,你大可放心,厄尔曼先生,我不会的,至于我妻子,我敢肯定,等我把这事跟她讲过之后,她一定会着迷的。她最迷鬼故事和恐怖电影了。
(叠化)

内景·博尔德公寓/浴室·白天·中景
从敞开的门看进去-------丹尼站在浴盆的脚凳上。
丹尼:托尼,你觉得爸爸会得到那份工作吗?
托尼的声音(画外):是的,他会的。他马上就会打电话给温迪确认这一点。
(切换)

内景·博尔德公寓·厨房/起居室·白天·中景
温迪背对镜头在水池边洗碟子。电话铃声响起。她擦干手,把一个纸盒子放进冰箱。然后走进起居室-------镜头摇跟。
她拿起电话听筒。
温迪(对着话筒):你好。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白天·中远景
杰克斜倚在接待柜台的台面上,对着话筒说话。
杰克:嘿,宝贝儿。
温迪(电话里的声音):嘿,亲爱的。情况怎么样?
杰克(对着话筒):很顺。是这样,我还在饭店,还得好好在这里转一转。我看得九十点钟以后回家了。
(切换)

内景·博尔德公寓/起居室·白天·中景
温迪坐在椅子上接电话。
温迪(对着话筒):看来你得到那份工作啦?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白天·中远景
杰克斜倚在接待柜台上打电话。
杰克(对着话筒):是的,这是个美丽的地方。你和丹尼会爱上这里的。

内景·博尔德公寓/浴室·白天·中景
丹尼站在浴盆脚凳上。他在照镜子。
镜头对着他镜中的映象。
丹尼:托尼,为什么你不想去饭店?
丹尼勾起食指-------
托尼的声音(画外):我不知道。
丹尼:噢,说吧……
丹尼勾起食指-------
托尼的声音(画外):不。
丹尼:好啦,托尼,告诉我。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中远景
镜头正对电梯门。鲜血从电梯门内、从走廊、从电梯门左右两侧喷涌而出-------洪水般向镜头扑来。
(切换)

内景·饭店/走廊·中景
手拉着手站立的格雷迪姐妹俩。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中远景
鲜血潮水般从电梯和走廊喷涌而出,向镜头扑来。
(切换)

内景·博尔德公寓·中近景
丹尼失声尖叫。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中远景
鲜血从走廊和电梯门两侧喷涌而出,势不可挡,越来越多,淹没镜头,一片黑暗。
医生(画外):现在,你的眼睛先不要动,这样我才能看清楚。
(切换)

内景·博尔德公寓/丹尼的卧室·白天·中景
医生在丹尼的床头俯下身。她在检查丹尼的眼睛。温迪站在床脚处。
医生:好啦,现在看另一只。好小伙子。
医生直起身来。她把器械放进医用箱,将箱盖盖上。然后,坐在了丹尼的床沿儿上-------
医生:好吧,丹尼,在你刷牙时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儿,或是看到很亮的东西闪过,或者任何奇怪的事情?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没有。
医生(画外):你还记得你当时是在刷牙吗?
丹尼:记得。
(切换)

中景,医生坐在丹尼身边。温迪站在床脚处。
医生:你记得刷完牙之后又干什么啦?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妈妈说,“醒醒、醒醒、醒醒丹尼,醒醒。”
(切换)

中景,医生坐在丹尼身边。温迪站在床脚处。
医生:那么,丹尼,你还记得在开始刷牙之前在做什么吗?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跟托尼说话。
(切换)

中近景·医生
医生:托尼是你养的一只小动物吗?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不是。他是住在我嘴里的一个小男孩儿。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托尼是他想像中的朋友。
医生(画外):噢。
(切换)

中近景·医生
医生(继续):如果你现在把嘴巴张开,我能看见托尼吗?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不能。
(切换)

中近景·医生
医生:为什么不能?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因为他藏着呢。
(切换)

中近景·医生
医生:他去了哪儿?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他进了我肚子里。
(切换)

中近景·医生
医生:托尼有没有让你做什么事?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对于托尼,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切换)

中景,坐在丹尼身边的医生拍了拍丹尼的腿,站起来。温迪站在床脚处。
医生:好的,就这样。没问题了,丹尼。
医生将工具包和听诊器放进她肩背的大包里。
医生:这会儿我要请你为我做件事:今天剩下的时间里你就安静地躺在床上,好吗?
丹尼:必须吗?
医生:是的,我希望你那样做。
温迪:我们这就要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去说会儿话-------然后我会回来检查你,听见啦?
丹尼:是。
医生:再见。
温迪和医生缓步走向敞开的门。医生进入走廊。
(切换)

内景·走廊/起居室·白天·中景
医生站在走廊上。走出丹尼房间的温迪随手关上了房门。她转向医生。
温迪:去起居室吧!
医生:好的。
医生和温迪沿着走廊向前走-------镜头正对她们摇拍,直到进入起居室。温迪指了指沙发-------
温迪:请坐。
医生:谢谢。
医生走向沙发,坐下。温迪坐进扶手椅。
医生:托兰斯太太,我认为你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敢肯定丹尼没有出现什么生理上的问题。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哦,是的。哦,是的。他现在看来是完全正常的,但是你当时真应该看看他。
(切换)

中景·医生与温迪对坐·医生仰靠在沙发上
医生:我懂。小孩子会把你吓个半死,但请相信我,这样的小插曲全无大碍,往往是看上去很严重,其实不然。
(切换)

中景·温迪与医生对坐
温迪:可是,嗯,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医生:托兰斯太太,在大多数情况下,小孩子的这类小插曲是根本解释不清的。由情绪因素产生,很少再次出现。
(切换)

中景·医生
医生:这很像是自我催眠状态,一种自感的出神状态。如果这种状况再次发生,我想……
(切换)

中景·温迪从烟盒里拿烟
医生(画外,继续):你就可以考虑做些检查了。
温迪把香烟递向医生。
医生(画外):我不抽,谢谢。
她把烟放在桌子上。
温迪:嗯,我……我相信你是对的。
她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
(切换)

中景·医生
医生:你们到博尔德时间很长了吗,托兰斯太太?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还不到三个月。我们是从佛蒙特搬来的。我丈夫一直在那里的中学教书。
(切换)

中景·医生
医生:丹尼想像中的朋友出现过吗?
(切换)

中景·温迪与医生对坐
温迪:托尼。
医生:托尼第一次出现发生在你们搬到这里来的同时吗?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不……让我想想丹尼开始和托尼交谈的时间,大概是我们把他送幼儿园那会儿。
(切换)

中景·医生向温迪探过身去
医生:上学后他的情况有改善吗?
(切换)

中近景·温迪·她摇了摇头。
温迪:没有。一开始,他并不怎么喜欢那样,然后,他受过一次伤,所以我们把他接回家一段时间,后来,是的,我……我想就是那前后,我第一次注意到他在与托尼交谈。
(切换)

中景·医生向温迪探过身去
医生:他受的是什么样的伤?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肩关节脱臼。
温迪连吸几口烟。
医生(画外):具体是怎么发生的?
温迪:也就是那种很常见的情况,你知道,纯粹是个意外……我丈夫那天一直在喝酒,比平时晚回来三个小时,所以,应该说,他那天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恰好丹尼又把他要判的试卷扔的满屋都是,我丈夫抓住他的胳膊,你知道,是想把他拉开。你也知道,这就是那种会对小孩子做上千百次的动作-------在公园里和大街上-------但是,偏巧就是那一次,我丈夫他……只是用的力气大了些,结果,弄伤了丹尼的胳膊。
(切换)

中景·医生
温迪(画外,继续):不过,这件事也有好的一面,因为他表了这样的态……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继续):“我一滴酒也不再沾了,温迪,如果我再喝酒,你可以离开我。”从那以后,有五个月吧,他的确没再喝。
(切换)

黑框·打出字幕:交接日
(切换)

外景·科罗拉多山·白天·远景
山坡上高大的树木-------镜头推向树林,直至杰克行驶中的车。
(切换)

内景·杰克的车内·白天·中景
杰克沿山路驾车前行,温迪坐在他的旁边。坐在后座中间的是丹尼,他仰靠在椅背上。温迪打了个哈欠。
温迪:哎哟,咱们真是到了高处了。感觉空气都不太一样了。
杰克:嗯……。
丹尼:爸?
杰克:怎么啦?
丹尼:我饿了。
杰克:早饭你还是应该吃。
温迪:咱们一到饭店就弄点儿吃的,好吗?
丹尼:好。妈妈。
温迪:我说,那个被大雪困住的唐纳远征队是不是就在这儿附近?
杰克:我想是在还要往西的锯齿山上。
丹尼:什么叫唐纳远征队?
杰克:大篷车时代移民组建的一支远征队,冬天,他们被大雪困在山上。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吃人肉。
丹尼:你是说,他们互相吃?
杰克:不得不那样,为了能活下去。
温迪:杰克……
丹尼:别紧张,妈妈,关于食人习俗我早就知道了,电视上演过。
杰克:看到了吧,没事。他早在电视上看过了。
(叠化)

外景·科罗拉多山·白天·远景
杰克驾车沿山坡向上开去,镜头跟拍。
(切换)

外景·眺望饭店·白天·远景
车停在饭店前面。
(切换)

内景·眺望饭店/大堂·中远景
有人在清洁地板。镜头从左至后摇拍,沃森和厄尔曼从背景中走来。
厄尔曼:飞机几点起飞?
沃森:8点半。
厄尔曼:那正好,还有足够的时间,先把事情处理好。
两个姑娘提着行李从镜头右边进画,向背景走去。
姑娘们:再见,厄尔曼先生。
厄尔曼:再见。
厄尔曼和沃森并排走向正坐在椅子上的杰克。
厄尔曼:早上好,杰克。但愿没有让你在此久等。
杰克:没有。事实上,我们还有时间先抓点儿吃的。
杰克站起身来。
厄尔曼:很好。还好你在厨房关门前解决了这个问题。你的家人有没有四处转转?
杰克:还没有,我儿子发现了游戏室。
厄尔曼:嗯……行李都带来了吧?
杰克指了指身旁的一堆行李-------
杰克:在这儿。
厄尔曼:好极了。今天旅馆里各处都在处理遮盖防尘之类的事,因此我建议咱们先去看看你们的住处,然后就直接开始工作吧。
厄尔曼转向沃森。
厄尔曼:比尔,你是不是可以把托兰斯一家的东西拿到他们的寓所去?
沃森:当然。
沃森出画。
杰克:我最好先把全家集合起来。
厄尔曼:哦……
厄尔曼笑了笑。他们从镜头左边出画。
(叠化)

内景·饭店/科罗拉多厅·白天·中远景
厄尔曼陪着温迪,杰克和沃森随后,从画右的电梯中出来,他们穿越大厅。镜头跟拍。
厄尔曼:这是饭店的科罗拉多厅。
温迪:,真漂亮,(转向杰克)天呐,这地方真是太好了,你说呢,亲爱的?
杰克:毫无疑问。
温迪:上帝啊,我还真没来过像这样的地方。所有这些印第安艺术品都是真的吗?
厄尔曼:是的,我相信这样的图案都是来自纳瓦霍人和阿帕彻人。
温迪:噢,真华丽。事实上,这里恐怕是我见过的最富丽堂皇的饭店了。
厄尔曼朗声大笑。
厄尔曼:这里虽然旧了些,但是它却有着辉煌的过去。曾经是那些乘喷气式飞机周游各地的阔佬儿们落脚的地方。
他们走到拐角处转弯,迎着镜头走来。
厄尔曼(继续):那时候人们还不太知道有这么一群专门乘喷气式飞机到处跑的人。先后有四位总统在这里下榻,电影明星就不计其数了。
温迪:王公贵族呢?
厄尔曼:所有上档次的人。
(切换)

内景·饭店游戏厅·白天·中近景
丹尼正在投飞镖。在他走向镖靶时,镜头左右摇拍,但始终跟随他。蹬上椅子,他从镖靶上取下两枚飞镖。他向镜头右边望去,变焦镜头向他推进。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切换)

中景·格雷迪姐妹
她们手拉手,彼此看了一眼,然后转身,从门道处消失了。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内景·饭店/为看守人准备的寓所·走廊·白天·中景
厄尔曼领着温迪和杰克顺着走廊向寓所走来。
厄尔曼:饭店的这一侧是员工区。这个冬天,其他卧室都不供热。
温迪:哦!
两个背着包的姑娘从镜头左面入画。
姑娘们:再见,厄尔曼先生。
厄尔曼:再见,姑娘们。
厄尔曼向姑娘们挥手告别后从右出画,进到杰克的寓所。温迪和杰克也跟进去。
厄尔曼:这就是你们的住处。
(切换)

内景·饭店/杰克一家的寓所·白天·中景
厄尔曼领着温迪和杰克上了几级台阶。指着右侧敞开的门。
厄尔曼:起居室,卧室,洗手间,还有一间给你们儿子的小卧室。
杰克探身往画左的那间小卧室里看了看。他转头对着右侧的厄尔曼说-------
杰克:对孩子来说,太好了。
温迪:是啊。
厄尔曼:是不错。
他们接着往里走。杰克和温迪从起居室进入卧室-------摄影机跟拍。
厄尔曼(画外):这里设备齐全,应有尽有,收拾起来也方便。
杰克试了试床-------
杰克:挺舒适的。
杰克和温迪走进洗手间,摄影机跟拍他们。
厄尔曼(画外):是的,对一家人来说,还算舒适。如果你们想扩大一下活动范围,饭店的其他地方也可以转转。
杰克:嗯,挺有家的味道……
温迪:是的。
(叠化)

外景·饭店/迷宫·白天·远景
厄尔曼引领着温迪,杰克和沃森并排走在他们身后。一行人走在迷宫外面。摄影机跟拍、摇拍。
厄尔曼:这就是我们这里著名的树篱迷宫。很吸引人。树墙有13英尺高,这些灌木树篱与饭店一样古老。好玩是好玩……
他们走到迷宫墙的尽头,又朝背景中的饭店走去。
厄尔曼(继续):但我一般很少进去,除非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找到出口。
笑声。
温迪:眺望是什么时候建成的?
(切换)

中远景·四人走在饭店前
厄尔曼:……始建于1907年。完成于1909年。据说,这个地方曾是印第安人的墓地,我相信,建设者没少受到印第安人的袭击,起码在建造它的那两年里。
厄尔曼指了指停在车库门口的红色履带式雪地车。
厄尔曼:这是我们的雪地车。你们两人都会开车吧?
杰克和温迪(异口同声):会。
他们向雪地车走过去。
厄尔曼:那就好,因为雪地车的操作与驾驶轿车差不多,掌握它用不了多少时间。
(叠化)

内景·饭店/舞厅走廊·白天·中景
厄尔曼、杰克、沃森和温迪沿走廊而行,摄影机拉拍。
厄尔曼:事实上,我们去年刚从芝加哥请来一位装璜设计专家,把饭店的这一部分翻新了一下。
温迪:他显然很称职。粉红和金黄是我偏爱的颜色。
厄尔曼引领温迪,杰克和沃森并肩随后,进入金色舞厅。摄影机跟拍。背景中有人在打扫舞厅。
厄尔曼:看,这就是我们的金色舞厅。
温迪:噢,当然。
厄尔曼带领三人穿过舞厅,来到已经关闭的酒吧台前。
厄尔曼:这里可以为三百人提供一个足够舒适的空间。
温迪:嗬,咱们真可以在这儿开一个不错的晚会,是不是,亲爱的?
厄尔曼:这恐怕就得麻烦一点儿了,因为你们得自己往这里搬饮品。我们在歇业期间,总是把所有酒都搬离这里。(指了指关闭的吧台)以减少在正常情况下必付的保险费用。
迪克·哈洛伦从背景中走来。
杰克:我们都不喝酒。
厄尔曼笑了-------
厄尔曼:那好,算你走运,
厄尔曼向哈洛伦招手。
厄尔曼:唉,迪克,过来和托兰斯夫妇打个招呼。
哈洛伦:当然。
厄尔曼:这位是迪克·哈洛伦,我们的主厨。
杰克与迪克握手-------
杰克:哈洛伦先生,我是杰克,这位是我的妻子,威尼弗雷德。
哈洛伦:很高兴见到你,杰克。
哈洛伦与温迪握手-------
哈洛伦:很高兴见到你,威尼弗雷德。
温迪:幸会。
厄尔曼:今年冬天将由托兰斯一家为我们照料眺望。
哈洛伦:噢,那太好了。看下来,对饭店印象如何?
温迪:噢,真是非常精彩。
温迪向画左招手。
温迪:嘿,丹尼!
(切换)

内景·饭店·舞厅·白天·中景
苏西拉着丹尼的手,穿过舞厅走过来。
摄影机跟拍他们走到杰克、哈洛伦、沃森、温迪和厄尔曼跟前。
苏西:我发现他正在外面找你们。
杰克(画外):丹尼,轰炸宇宙让你厌烦啦?
丹尼:是的。
温迪:丹尼,到这儿来。
丹尼离开苏西,向温迪走去。温迪看着苏西-------
温迪:多谢。
厄尔曼:谢谢你,苏西。
苏西从左出画。厄尔曼转向哈洛伦。
厄尔曼:迪克,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我觉得咱们兵分两路是个好主意,你带托兰斯太太去参观厨房,我还接着陪杰克。
哈洛伦:我很乐意。这边请,托兰斯太太。
温迪:是个好主意。过会儿见,亲爱的。
哈洛伦向背景走去,温迪和丹尼跟着他。
杰克:再见,亲爱的。
厄尔曼、杰克和沃森从左边出画。
(叠化)

内景·饭店厨房·白天·中景
温迪拉着丹尼的手,跟随哈洛伦走入厨房。摄影机在他们前面拉拍。
哈洛伦:托兰斯太太,你丈夫介绍时叫你威尼弗雷德。那我现在是叫你温尼呢,还是弗雷迪呢?
温迪:叫我温迪吧。
哈洛伦:噢,温迪,很好。这真是最好听的名字。
温迪:天呐,这是厨房吗,嗯?
哈洛伦:是的,这就是厨房。你喜欢吗?
丹尼?对你来说够大吗?
丹尼:够大。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厨房。
哈洛伦朗声大笑。
温迪:是啊,这整个地方简直就像一座迷宫,我看我每次进来都得用面包屑做点儿记号。
哈洛伦大笑。
哈洛伦:别为这个不开心,托兰斯太太,再大它也不过是间厨房……很多设备你可能从来没有接触过。
温迪:真到了要用的时候,怕是真有可能不会用。
哈洛伦: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不必担心食物,因为这里的储藏够你们吃一年的,而且每套食谱都不会重样。
哈洛伦指着画左,同时探过身去,抓住门把手-------
哈洛伦:这个就是我们的步入式冰箱。
(切换)

内景·饭店·冰箱·白天·中景
哈洛伦拉开冰箱门,走进去,温迪和丹尼站在门道上。哈洛伦指了指按钮盘上的各种电钮。
哈洛伦:这是管出肉的。给你们准备了15块牛脊肉,30个10磅装的汉堡包。你们有12只火鸡,两打可供烧烤的猪肉和20只羊腿。(对丹尼)你喜欢羊肉吗,博士?
丹尼:不喜欢。
哈洛伦:不喜欢?那你爱吃哪种食物?
丹尼:法式炸土豆条和蕃茄酱。
哈洛伦朗声大笑-------
哈洛伦:这个嘛,我想我们做得来,博士。这边来,小心脚底下。
哈洛伦指了指门口处的台阶。
(切换)

内景·饭店·厨房·白天·中景
丹尼和温迪跟随哈洛伦走出冰箱。
温迪:哈洛伦先生。
正在锁冰箱大门的哈洛伦向温迪转过脸来。
温迪(继续):你怎么知道我们叫他“博士”?
哈洛伦、丹尼和温迪继续向前走,摄影机跟拍他们。
哈洛伦:对不起,你说什么?
温迪:博士。刚才你两次叫丹尼“博士”。
哈洛伦:我叫了吗?
温迪:是叫了。我们有时候这么叫他,你知道,就像卡通片“疯狂的兔子”里的那个人物。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哈洛伦:要是这样,我想大概是听到你这么叫过他吧。
温迪:嗯,也许吧,可我实在记不起和你在一起时我这么叫过他。
三个人都停下了脚步。
哈洛伦:嗯,不管怎么说,他还真像一位博士,不是吗?
哈洛伦朝丹尼俯下身去-------
哈洛伦(咂着舌头说):米阿,出了什么事,博士?
哈洛伦朗声大笑,转身向画左的那扇门走去。他拉开门。
哈洛伦:这一间是储藏室。
(切换)

内景·饭店/储藏室·白天·中景
哈洛伦步入储藏室,丹尼和温迪跟进来。货架上摆放着各种杂物。
哈洛伦:托兰斯太太,这里是我们保藏干货和罐头食品的地方,有罐装水果和蔬菜;罐装鱼和肉;还有冷热两吃的谷类食物。
哈洛伦和温迪从左至右走着。摄影机在货架的空隙间跟拍他们。
哈洛伦:柱状烤面包,腌制鱼片,糖泡夫,脆米花,燕麦片,麦片粥和麦奶油。
(切换)

中景·丹尼站在纸箱旁边,镜头推向他
哈洛伦(画外):我们还有一打大罐装的黑糖蜜,60袋奶粉,12磅装的白糖30袋。
(切换)

中景,背对摄影机的哈洛伦正与温迪说话,但听不见声音。镜头推向哈洛伦-------
哈洛伦(似有心灵感应):来点儿冰淇淋如何,博士?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哈洛伦(画外):过家家,娃哈哈,七种八种不带他。
(切换)

中景,哈洛伦和温迪从左至右走向门边的丹尼,摄影机跟拍他们。
哈洛伦:我们这里还有桃干儿、杏干儿、葡萄干儿和李子干儿。
(切换)

内景·饭店厨房·白天·中景
哈洛伦引领着温迪和丹尼从储藏室里向外走。
哈洛伦:你知道,托兰斯太太,如果你想过得幸福,你就得遵守规则。
哈洛伦一边关储藏室的门一边朗声大笑。杰克、厄尔曼和沃森从背景中走来。
厄尔曼:嘿。
温迪:嘿。
厄尔曼:看了不少地方了吧?
哈洛伦和温迪:是的。
厄尔曼:迪克,我们能不能从你这里把托兰斯太太借走几分钟?我们正要去地下室-------我保证不会耽误她很长时间的。
哈洛伦:没问题,厄尔曼先生。我正准备去做点儿冰淇淋。
哈洛伦对丹尼俯下身去-------
哈洛伦:你喜欢冰淇淋吗,博士?
丹尼:喜欢。
哈洛伦大笑-------
哈洛伦:我料到你会喜欢。
哈洛伦直起身来,看着杰克。
哈洛伦:在我们等着的时候,你们夫妇不会介意我给丹尼吃点儿冰淇淋吧?
杰克:一点儿也不。
温迪:是的,我们不会在意的。
哈洛伦:那就好。
温迪:你觉得呢,丹尼?
丹尼:很好。
温迪:那就行。要规矩点儿。
厄尔曼、杰克、温迪和沃森向背景中走去,哈洛伦拉起了丹尼的手。
哈洛伦:现在告诉我,你喜欢哪种冰淇淋,博士?
丹尼:巧克力的。
哈洛伦:应该有。来吧,小儿子。
哈洛伦和丹尼从画左出镜。
(叠化)

内景·饭店·绿廊·白天·中景
厄尔曼、杰克和温迪跟在沃森后面向前走。摄影机在前边拉拍。
温迪:真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么多活动。
厄尔曼:是的,客人和一部分工作人员昨天就离开了,但最后一天总还是有许多事要做-------所有人都想尽快上路。
他们转过一个弯,继续沿廊前行。
厄尔曼:到今晚5时,你们在这里就再也见不到别的人了。
温迪:就像一艘鬼船,啊?
厄尔曼:是的。
(叠化)

内景·饭店·厨房·白天·中近景
哈洛伦俯视画右。
哈洛伦: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叫博士的吗?
(切换)

中近景·与哈洛伦对坐的丹尼直视哈洛伦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对不对?
(切换)

中近景·与哈洛伦对坐的丹尼直视哈洛伦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我还记得在我还是一个小男孩儿的时候,我的祖母和我,不用开口就可以交谈。她管这个叫闪灵。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哈洛伦(画外):很长时间里,我以为只有我们祖孙之间能有这种闪灵。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就像你认为你是惟一有这种能力的人一样。但是,其他人也有,尽管大多数人并不察觉,或者说,并不相信。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你能这样做有多长时间了?
(切换)

中景·哈洛伦与丹尼隔桌对坐。
哈洛伦:你为什么不愿谈这个?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我不应该谈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谁说你不应该谈?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托尼。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谁是托尼?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托尼是住在我嘴里的小男孩儿。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是不是托尼告诉你一些事?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是的。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他是怎么告诉你的?
(切换)

中景·哈洛伦与丹尼隔桌对坐
丹尼:在我睡觉时,他跟我说事,可等我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你爸妈知道有个托尼吗?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知道。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他们知道他告诉你事情吗?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托尼有没有跟你说过这里发生的事,关于眺望饭店?
(切换)

中近景·丹尼对着哈洛伦
丹尼:我不知道。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现在使劲儿想想,博士。想想。
(切换)

中近景·丹尼面对哈洛伦
丹尼:也许讲过一些。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想想讲了什么。
(切换)

中近景·丹尼面对哈洛伦
丹尼:哈洛伦先生,你害怕这个地方吗?
(切换)

中景·摄影机放在桌面拍摄哈洛伦和丹尼
哈洛伦:不,我在这儿没什么可怕的。就像你也知道的,有些地方就跟人一样,不是都有闪灵。我想,你也许会说,眺望饭店里的某些事是与闪灵有关的。
丹尼:这里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吗。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你该知道,博士,真要有什么事发生过,就总会留下一些痕迹……比如说有人把面包烤糊了。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哈洛伦(画外):嗯,也许有些事就那么发生了……留下另外一些痕迹。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也不是谁都能注意到那些事情,只有那些有闪灵的人才能看到。正像他们能看到尚未发生的事情一样。有时候,他们也能看到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情……我知道,在这家独特的饭店里,的确发生过很多事情-------这么多年了,不可能每件都是好事。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那……237房间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237房间?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你害怕237房间,对吗?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不,我不害怕。
(切换)

中近景·丹尼
丹尼:哈洛伦先生,237房间里有什么?
(切换)

中近景·哈洛伦
哈洛伦:什么也没有。237房间里没有什么,但是,没事别进里边去,别进去!明白不明白?别进去!
(切换)

中近景·丹尼
(切换)

黑框:打出字幕:一个月以后
(切换)

外景·眺望饭店·白天·中远景
饭店。背景中的山。
(切换)

内景·眺望饭店·大堂·白天·中景
温迪推着轮车沿走廊而行,摄影机跟拍她。她在画左转过一个弯,进入大堂。摄影机从右至左跟随她穿过大厅。
(切换)

内景·饭店厨房和休息室·白天·中景
丹尼骑着小三轮车,从厨房出来驶入休息室,穿过休息室又驶回厨房。摄影机跟拍他。
(切换)

内景·饭店·通向托兰斯寓所的走廊·白天·中景
温迪推着轮车从左边入画。她沿着走廊推车前行。摄影机从左至右摇拍她。直到寓所门口。
(切换)

内景·饭店·托兰斯的寓所·白天·中近景
杰克仍睡在床上,镜子里映出他的身形。摄影机后移,温迪托着餐盘从右边入画。她向前走,摄影机跟拍。她把餐盘放在桌子上。
温迪:早上好,亲爱的。你的早餐准备好了。
杰克:几点啦?
温迪:快11点半了。
摄影机前推至映在镜中的杰克和温迪。
杰克:11点半-------我的天哪!
温迪:我想,咱们睡得太晚了。
杰克:我知道。
杰克伸出他的舌头。温迪把餐盘和橘汁端过来。
温迪:我是照你喜欢的样子做的,单面煎的鸡蛋。
杰克:,很好。
温迪走向杰克,把餐盘放在画左。她把橘汁递给他,他喝了一口。
温迪:外面的景色真好。吃完早餐,你带我出去转转如何?
杰克:哦,我想我应该先写一会儿。
他把空杯子放在画左,从餐盘上拿起煎蛋和熏咸肉。
温迪:还没有什么灵感吗?
杰克:很多灵感。只是没有好的。
温迪在画右坐下。
温迪:嗯,会有的。只是回到日常写作的状态的问题。
杰克:对……就是这么回事。
杰克开始吃熏咸肉。
温迪:这里真的很好,对吧?
杰克:我很喜欢。真的。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哪儿也没有这儿舒心。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是啊。你这么快就适应了这么大一个地方,真是了不起。我跟你说,刚到这里时,觉得这里怪吓人的(大笑)。
(切换)

中近景·杰克面对温迪
杰克:我觉得我立刻就爱上这里了。从我面试来这里的那天起,我就感觉以前来过。我们……我们大家都有过似曾相识或似曾经历的错觉,可这实在是解释不通。不管走到哪个角落,我好像都认得。噢哈哈哈……
温迪大笑。
(叠化)

内景·饭店·休息厅·白天·中景
插着纸张的打字机。摄影机后拉、仰拍,正在往墙上掷球的杰克入画。
(切换)

中景·杰克背对摄影机往墙上掷球
(叠化)

外景·饭店·迷宫·白天·中远景
温迪追赶着从饭店跑向迷宫的丹尼。摄影机从左至右跟拍他们,直至迷宫入口。
温迪:输了的人得做大扫除,怎么样?
丹尼:没问题。
温迪:那你输定了。我要赶上你了-------你得跑快点儿!留神啊,我已经越来越近了。听见了吗?
丹尼和温迪跑进迷宫。摄影机从左至右俯拍迷宫的平面图。
丹尼(画外):你得做大扫除喽。
(切换)

内景·迷宫·白天·中景
丹尼和温迪在迷宫里向前走,摄影机在他们前边拉拍。
温迪:好的,丹尼,你赢了。咱们就这么走着歇口气,啊?
丹尼:好的……噢!
温迪:把你的手给我。唔,这里是不是很美?
丹尼:是啊。
(切换)

中景·温迪和丹尼背对摄影机走在迷宫的路上·摄影机在后面跟拍
温迪:这是条死路。
温迪和丹尼掉回头,沿着迷宫里的道路往回走。摄影机跟拍他们。
(叠化)

内景·饭店大堂·白天·中远景
杰克背对摄影机还在掷球。球撞到墙壁上,又弹回到地板上。他接住弹回来的球,再次掷出。如此循环往复。最后,他终于把球向背景中掷去,球再也没有弹回来。
他走向窗旁桌子上的迷宫模型。镜头从后面向他推去。他停在模型跟前,双手撑住桌沿儿,俯身看着模型。
(切换)

中景·镜头从迷宫模型摇转到俯视模型的杰克
(切换)

中近景·杰克俯视着
(切换)

外景·迷宫·白天·远景
高位镜头俯拍迷宫。温迪和丹尼在迷宫中穿行。
温迪:真是座漂亮的迷宫,对不对?
丹尼:对。
(切换)

中景,丹尼和温迪在迷宫中向前走,摄影机跟拍他们。
温迪:真美呀。
丹尼:嗯。
温迪:真没想到这里面会这么大,你说呢?
丹尼:是没想到。
(切换)

黑框·打出字幕:星期二
(切换)

外景·饭店·黄昏·中远景
饭店。背景中的山。
(叠化)

内景·饭店·厨房·黄昏·中近景
温迪正在起罐头盖。镜头中可见桌上放着一台便携式电视机,而且是开着的。
女播音员(画外):拉瑟福德因1968年的枪击事件被判无期徒刑,在尤拉伊附近山区寻找失踪的阿斯彭女性的工作今天仍在进行……
温迪将罐头里的东西倒入桌上的碗中。
女播音员(继续):……这位24岁的苏珊·罗伯逊失踪已有10天。她是在与丈夫野外狩猎时走失的。现在,那里的天气很好,但如果预告的大风雪明天出现的话,探索就只能叫停了……
电视机画面上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播音员。
女播音员:……可今天的丹佛如此晴好,让人很难相信暴风雨离我们这么近。
男播音员:是啊,真想出去晒太阳。可在我们的西北方向正在降雪,气温很低……
画外响了一阵“喀嚓”声。
男播音员(继续):……就在我们播音的此时此刻,这股冷空气正向这里,科罗拉多袭来。真是不可思议。
女播音员:是啊。
(切换)

内景·眺望饭店·走廊·中景
丹尼背对摄影机,沿着走廊骑小三轮车,摄影机跟拍他。望着画左的一扇门,他慢了下来,最后,完全停住。
(切换)

中景·丹尼位于前景·背景是237号房门
(切换)

中远景·走廊
位于前景的丹尼下了三轮车,从右至左走向237号房门。他抬头看着门上的房号,慢慢伸出手握住门把手并转动它。门没有开。他仰视房门号。
(切换)

中景·手拉手的格雷迪姐妹
(切换)

中景·正在仰视房门号的丹尼
他从左至右走向三轮车,摄影机跟拍。
他跨上车座,快速驶离走廊。
(切换)

内景·饭店·休息厅·夜·中远景
背对摄影机的杰克正伏案打字,摄影机推向他。
(切换)

中近景·正在打字的杰克
(切换)

中远景·前景中正伏案打字的杰克
温迪在背景中从右边进画,朝杰克走来。
温迪:嘿,亲爱的。进展如何?
温迪走到跟前,在画右停下。杰克从打字机撕下一张纸。
杰克:很好。
温迪亲吻他-------
温迪:今天写的多吗?
(切换)

中景·杰克挑视位于画左的温迪
杰克:不少。(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告诉你,天气预报说今夜要下雪。
(切换)

中景·杰克斜视位于画左的温迪
杰克:你要我为此做什么吗?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噢,放松,亲爱的。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切换)

中景·杰克斜视位于画左的温迪
杰克:我没有阴阳怪气。我只是要做完我的工作。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好吧。我懂。待会儿再过来时我给你带两个三明治……到时候,也许你可以让我读点儿什么。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温迪……(清了清嗓子)听我跟你说明一下。你每次到这儿来打断我都使我注意力不能集中。
说着,他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前额。
杰克(继续):你扰乱了我的思路……
他捡起一张纸,把它撕碎,然后,扔在一边。
杰克(继续):我得花好大工夫才能回到被打断的地方,明白吗?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是的。
(切换)

中近景·杰克
杰克:那就好。那你还不立刻从这里走开,嗯?
(切换)

中近景·温迪
温迪:好吧。
(切换)

中远景·温迪站在画右·背对摄影机的杰克坐在桌旁
温迪转身走向背景,摄影机拉拍。
(切换)

中景·杰克开始打字
(切换)

黑框·打出字幕:星期四
(切换)

外景·饭店·白天·中远景
温迪被拿着雪球的丹尼追赶着,从画右跑向画左。即兴的喊叫和笑声。摄影机从右至左跟拍他们,背景中掠过饭店建筑。
温迪:我知道你手里还有。
(切换)

内景·饭店·休息厅·白天·中景
杰克在窗前看着温迪和丹尼在雪地里嬉戏。镜头前推,变为中近景。
(切换)

黑框·打出字幕:星期六
(切换)

外景·饭店·白天·中远景
背景是饭店。前景是树木和雪地。
(切换)

内景·饭店·休息厅·白天·中远景
摄影机在高处俯拍背景中伏案打字的杰克。
(切换)

内景·饭店·大堂和办公室·白天·中景
温迪站在电话插转台前,把耳机贴在左耳上,将接线插头逐个往插座里插。
温迪:噢,不!
温迪又试了一会儿。
温迪:我明白了!
她把耳机和插头都放下,转身离开插转台。她从右向左朝门口走去。
(切换)

中远景·温迪离开插转台
绕过接待柜台,温迪从右至左穿过大堂。摄影机在她前边拉拍。她从右至左进入办公室。摄影机摇拍她。在电台前停下,打开了开关钮,她把话筒拉到跟前。
温迪(对着话筒):这里是KDK12呼叫KDK1。
(切换)

内景·州巡警队办公室·中远景
巡警坐在位于画左的电台旁。男人站在画右的资料柜前。姑娘坐在画左的桌子上。
温迪的声音(画外):KDK12呼叫KDK1。
巡警(对着话筒):这里是KDK1。我们正在接听。完毕。
(切换)

内景·饭店·办公室·白天·中景
温迪拿起话筒。
温迪:嘿。这里是眺望饭店,我是温迪·托兰斯。
(切换)

内景·巡警办公室·白天·中景
坐在电台旁的巡警对着话筒讲话-------
巡警:嘿。你们山上的人怎么样?完毕。
(切换)

内景·饭店·办公室·白天·中景
拿着话筒的温迪坐在矮柜上,脚蹬着桌子-------
温迪(对着话筒):噢,我们还好,但是电话好像出了点儿问题。有没有可能是断线了呢?完毕。
(切换)

内景·巡警办公室·白天·中景
电台旁的巡警对着话筒讲话-------
巡警:有可能。好多地方的电话线都掉下来了,由于暴风雪的缘故。完毕。
温迪(电台里传来的声音):有没有可能尽快修复?完毕。
巡警(对着话筒):这个嘛,我不好说。大部分过冬者就这么凑和着直到春天。完毕。
(切换)

内景·饭店·办公室·白天·中景
拿着话筒的温迪仍保持着坐姿-------
温迪:好家伙,这场暴风雪还真是个事儿,对吗?完毕。
(切换)

内景·巡警办公室·白天·中景
巡警(对着话筒):是呀,你说的不错。这是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你看我还能为你们做些什么事,托兰斯太太?完毕。
(切换)

内景·饭店·办公室·白天·中景
温迪(对着话筒):我想没有了。完毕。
(切换)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网站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小学时候看过文字介绍立即被吓得半死,电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