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美高梅登录网站 > 美高梅登录网站 > 艳阳何以灼心,灼心说法

艳阳何以灼心,灼心说法

文章作者:美高梅登录网站 上传时间:2019-09-06

纯个人观影体验,十足剧透,慎看。 观影不足一千部,只能写成这样了。 一、赴死 三兄弟自愿结束生命,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的,但影片呈现出来的感觉是,理由不充分。 辛小丰卖命地当协警,杨自道开出租却拼命见义勇为,陈以觉装疯卖傻,因为案发前(年少时)他们人生轨迹和性格特征简单描述的缺失,不仅削弱了人物的质感(兄弟间的深厚感情是怎么来的?)和行事动机(仅仅因为年少冲动便残忍杀害五人?),使得案发前后的转变没有对比,也使伊警官的师父这个角色略显多余。 对尾巴的感情,他们的四人的相濡以沫,也没有太多正面的呈现,这样克制的处理挺好,但也因为太少,使得最后赴死成全尾巴的轻松、快乐人生显得突兀且不太令人信服。 三人对尾巴的感情除了抚育之情和愧疚之情,有没有出于对自己也许不幸的童年经历的补偿? 如果有这两部分的铺垫(哪怕是简短的回忆或他人转述),加上片中他们案发后受到的身心煎熬和自愿解脱,观感也许就是震惊、同感居多而非惊讶和不解了。 真正只害了一人,且施害的只有小丰,另两位心也太重了。 二、片段 1、伊警官开车送小丰去取小金鱼,车内心生疑窦的伊说出七年前的命案,试探并观察小丰的反应,镜头的角度和转换,小丰的表情变化和伊警官的小动作,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看到这暗忖,这片还不错哦。 2、道哥见义勇为受重伤,不敢去医院自己缝针昏迷;尾巴即将被送走,又被查出有重病。此时独自承担的小丰心力交瘁,在送走尾巴时和道哥冲突无奈道出实情,孩子在车里拍窗痛哭。这里邓超的表演隐忍,镜头也没有特意渲染孩子的可怜。 3、大年三十,小夏让道哥在高架桥上飙车,热烈的、投入的、执着的感情迸发,但飙车场景表现过于平淡。 后面小夏隐瞒真相,背包去找他,俩人却总是在海边见面。因为在厦门,还是小夏在码头工作哦或是两人追劫匪的海边,不清楚。 4、伊警官在办公室“敲打”私拿赌博赃款的小丰,他那段话只让我觉得有点儿“冠冕堂皇”,甚至刻意。当然,随后他的话还是比较“人性”的,包括后面被骗以为小丰是GAY,难以直视仍勉强接受的姿态。 此处往后,如果再精简一点儿,影片的叙事节奏和片长也许更合适些。 5、酒店高楼上的戏好看。比较不能理解的是伊警官。三位协警中弹、牺牲,自己命悬一线还拖累着小丰,逃犯都只是越过他们并没有动手且一时逃不远,后援也马上就到。在持斧协警的无谓牺牲后,他竟要放弃自己的生命,甚至逼迫小丰松手去截住逃犯......你说,你到底图个啥?小丰都无奈怒吼“查个证而已,用得着动刀动枪吗?” 6、小丰被拘捕,伊警官虽然欣赏犯罪嫌疑人,痛苦纠结却“必须”马上亲自将他绳之以法,太“主旋律”。探监对谈也觉得重点好像放在了假装GAY上,而不是对案情的解释,对尾巴的爱做出的牺牲和自我救赎。 7、其他 协警:片中伊警官提到协警跟他们一样出生入死,工资却只有五分之一;高楼追捕,明知对方很危险,却带了好几名赤手空拳的协警去。在几人中弹后,还带着两个去“送死”,让人看着好气又好笑。 医院:道哥怕暴露身份,胸口中那么深一刀竟连滚带爬回住处自行处理晕死过去。被小丰发现后送他去医院救治,不知道小丰是什么跟医院解释刀伤的,我国也不像米国遇到这种情况直接通知警察吧?但是道哥,你这罪是不是白受了......且画面还挺血腥的,加上惨叫,看惯《犯罪心理》也hold不住呢,当然那片也不会过度凸显血腥。只是我国电影不分级啊,小朋友千万不要去看啊。 女性角色:桃姐说王珞丹在《破风》中的角色多余,对推进故事毫无作用。 但她在《烈日灼心》中的角色和演出,让我在如今说话腔调、节奏和感情永远一个样的女演员们中,对她有所改观。但是台词哦,音色喏,再练一练。 8、结尾 如此升华……伊警官还打着无意义的电话。 海边又不是《肖申克的救赎》里二人历经生死并心心念念的重逢地。 尾巴开朗可爱,三人对她疼爱有加。那么碧蓝明媚的海边欢呼奔跑,是谁重见天日? 或只是说明她恢复了健康,三人终偿所愿?烈日不再灼心? 字幕出,童谣起。如果结尾是小丰和尾巴同唱的回忆片段,是不是更契合? 三、给四颗星(8分) 当然是放在国产院线片里考量,也无法排除对本国故事和优秀演员的累积好感度。 但这的确算是一部不错的电影,加上七年前《李米的猜想》留下的深刻印象,导演曹宝平成为国内导演中,非常期待的一位。 但前者天桥上的戏,也是演员卖力,却太满,留白不足。 人性复杂,谁没点坏念头,谁没做过点错事。错了拼命弥补,却也许只有结束生命才能解脱? 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微博知道导演、段奕宏及周迅都会去,邓超则待定。还没决定要去看(人肯定爆满,怕挤,不想晚睡......对的,就是那么怕人多)。 点进链接让微博登录(晕),开网页,一贯的座位还在,下个格瓦拉客户端的功夫,就只剩旮旯了(泪)。 特别是观影中一直被最后一排几个聒噪的女声间或男声live人声弹幕骚扰,青年演员老段那么会带动气氛也是出乎意料的(他上台前,场子被主持人搞得挺冷),那么多年对“死啦死啦”的感情一下被激发出来,愈发想奔到前排“围观”。

27日,《烈日灼心》与《聂隐娘》正式公映。由国内知名专业影评人于今年6月成立的“影像标”对于这两部电影均给出了“全力推荐”的满分。可是群众打分网站豆瓣电影、时光网以及猫眼电影、格瓦拉却是一边倒的偏向《烈》。比如格瓦拉,《烈》8.5分,而《聂》竟然只有5.5分,不及格,比大烂片《新娘大作战》都低了0.4分。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专业影评人的评分和大众评分之间差距这么明显?
答案就是类型化。《烈》满足了观众对于悬疑犯罪类型片的期待,而《聂》却没有做到。对于没有太多的侯孝贤电影观赏经验的普通观众而言,很难能够接受一部展现中国文化仪式感的比较纯粹的诗意电影。尽管我本人也很喜欢《聂》以及侯孝贤的诗意镜头,但是当代中国电影最需要的并不是《聂》而是《烈》。因为保障电影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础并不是十年磨一剑的反类型文艺片,而是制作精良的商业类型片。
说《烈》商业是因为它娱乐性很强。几乎全程高能,节奏感甚佳,至少在执行死刑之前几乎没有尿点,让观众很难有功夫掏出手机刷微信。特别是高空追逐戏,让每个观众都身临其境的为片中人物捏上一把汗,这一点可能连《碟中谍4》中客串“蜘蛛侠”的阿汤哥都没能做到。因为在《碟中谍4》中,阿汤哥是绝对不可能死的。但是在《烈》中,没有人知道命悬一线的警察是否能够死里逃生,而且唯一能救这位警察的竟然是一位已经暴露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就这一点而言,《烈》作为一部写实的犯罪悬疑片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却有不少观众指出了电影的逻辑硬伤,主要是针对最后的大反转,被认为莫名其妙,难以自圆其说。但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就会觉得这种批评太肤浅了。曹保平导演作为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教授,非常善于改编小说(比如《光荣的愤怒》),所以他阅读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太阳黑子》的次数肯定超过了任何一位批评他的观众。而且通过其以往的作品(比如《狗十三》、《李米的猜想》)来看,从未随意糊弄过观众,他是一位有才情、有关怀、有智慧的导演。普通观众能想到的问题,他肯定能够想到。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明显的逻辑硬伤呢?我认为这是曹保平故意而为之。他关心的并不是原著小说里的人性善恶,他是通过这部影片在回应近年来纠正的几十起重大冤假错案,宣传罪刑法定原则。做一期特别版的今日说法。
 段奕宏扮演的伊谷春警官有一段台词,似乎可以编入法理学教科书:
“我很喜欢法律,我认为法律是人类发明的最好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人吗?在我眼里,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就是它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没有对错,这就是人。所以说法律特别可爱,它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它清楚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点脏事儿,想想可以,但做出来不行。法律更像是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它不像宗教要求你眼高手低,就踏踏实实地告诉你,至少应该是什么样儿,又讲人情,又残酷无情。”
这段话极具迷惑性。并不是说其内容晦涩难懂。它讲的是法律和道德的关系,也明确了法律是道德的底线。而且这段话又是在人物冲突彻底爆发之前而发布,所以看上去很像是整部电影的点题之笔。但是我们都被骗了。法律和道德关系/人性善恶是原著《太阳黑子》的主题。在原著中,辛小丰、杨自道、陈比觉闯入一户人家,强奸了一位女画家并致其身亡,而后又当场将其家人全部杀害。但是却把女画家的尚在襁褓中的女孩带走,并亲手抚养长大。所以辛小丰三人不仅严重触犯了刑律,而且在道德上也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是七年来,他们三人不娶妻,不交友,回避闹市,拼命工作,全力抚养一名叫“尾巴”的弃婴,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赎罪。不仅是法律上的罪,更是道德上的罪。正是因为有前面的恶,才有后来的善,恶善之间形成了一种对比和张力。这才是烈日何以灼心的原因。所以辛小丰三人很怕受到法律的制裁,非常担心的就是身份暴露(辛小丰冒充同性恋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是强奸犯),这也是电影前半段精彩的原因。我本人最喜欢的镜头并不是后面的高空追逐戏,而是段奕宏和辛小丰的扮演者邓超的两次车中戏的精彩演绎。
但是曹保平在结尾的大反转中公布了由他所改编的案情的真相:辛小丰三人与他们的大哥闯入一户人家,目的不详。辛小丰撞见一位全身赤裸的女画家,顿生邪念,对其实施强奸,却不料导致女画家心脏病复发身亡。大哥见状不妙,独自一人将女画家的家人全部杀害,并要求辛小丰三人不可泄密。三人逃跑,辛小丰又回去救下女画家的女儿。而后三人共同抚养女儿长大。
经过这种改编之后,原著中的恶善张力顷刻化为乌有。
案件中,实施杀人行为的只有大哥一人。辛小丰三人与大哥之间并没有形成故意杀人的共同故意,所以不构成共同犯罪。辛小丰单独构成强奸罪。但是杨自道和陈比觉并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既然不构成犯罪,为什么杨、陈(装傻)二人要和辛小丰一道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这里就是许多观众所批评的硬伤。那么导演为了自圆其说,不得不夸大了道德自律性。杨、陈二人虽然没有直接行凶或者施暴,但是他们面对着大哥的杀人行径以及兄弟的强奸恶行,并没有采取任何阻拦,而是袖手旁观,所以犯下了见死不救的“良心罪”。这让他们七年以来,每日每夜都在受到良心的谴责。而赎罪的唯一方式就是要把女孩抚养长大。但是他们担心如果有一天女孩知道了把自己抚养长大的三位养父竟然是强奸母亲并间接导致其全家灭门的“帮凶”,感情上是无法去面对的,这也是对他们良心上最具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他们既想把女孩养大,又不愿把女孩养大。
所以要避免这种局面的发生,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永远不要告诉女孩实情,而且也要保证他们不会被抓;第二,女孩死亡或者他们死亡。而且就在这时,女孩的体检报告显示,如果不赶快进行手术,女孩将会死亡。在这种情况下,道德自律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他们选择让女孩活,让自己死。其实从辛小丰把女孩抱回来的那一刻,他们三人就已经踏上了一条赎“罪”的不归之路。最后的结果是,辛小丰和杨自道被判处并执行死刑。陈比觉跳海自杀。具体来讲,辛小丰强奸女画家致其死亡,是典型的结果加重犯,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最高可以判处死刑。所以最后对辛小丰判处并执行死刑无可厚非。但是杨自道对于本案而言无需承担任何刑事责任,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对其判处并执行死刑当属冤假错案无疑。
冤案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没有遵守罪刑法定原则。罪刑法定原则的基本含义是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它讲究疑罪从无。但是在影片的案件中,现场唯一留下的证据只有辛小丰的拇指指纹。而且经过数年来不断的故意磨损(掐烟头),与现场指纹已经很难匹配了。而房东的窃听录音,且不论是否可以采信,但从内容上,并没有直接可以证实辛小丰三人行凶的确切记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位犯罪嫌疑人的认罪供述。《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明文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所以曹保平导演不厌其烦地在影片中提醒只有指纹证据,而辛小丰也在不停的磨指纹。
不仅如此,曹保平导演似乎还研究过死刑存废问题,因为他通过这个虚构的故事试图展现死刑的三大缺陷。第一,死刑的威慑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辛小丰和杨自道根本不怕死。是良心的谴责让他们选择自投罗网;第二,死刑在一定程度上是无益的。对他们执行死刑之后,社会上就少了一位执行任务时从来不顾个人安危的,“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的好警察,以及一位行侠仗义、见义勇为的好的哥。第三,死刑造成的错误具有不可挽回性。杨自道根本就没有犯罪,但是却被执行了死刑。
其实,如果没有结尾的大反转,亦即,没有冤案,影片可能会像其海报宣传的那样更加的凌厉。罪刑法定原则的普法宣传交给今日说法就可以了,而且死刑存废与否,也真不是一部电影能够说得清的。  

印度09年上映的《Three idiots》,中文译名为《三傻大闹宝莱坞》,尽管这样,这部片名很山寨的印度电影还是迅速地在身边流传了起来,各大电影网站都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足以说明这部电影的感染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灰蓝荷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整部片子以第二主人公的口吻回忆了三个兄弟大学期间的生活,由记忆回归现实,两个好朋友踏上寻找失散多年的好兄弟的旅途,而这段旅程揭开了他们以往的疑惑。在这部电影里,教育制度,人生,爱情,价值观,兴趣与理想,这些关键词无疑有喜有悲的触及我们成长面临的各个问题。 影片中三个好友是这部影片塑造的三个最典型的角色。

男主角兰乔是个非常与众不同的学生,虽然出身贫贱但是才智过人,头脑清醒的他没有盲从世俗的各种追逐,而是有着乐观从容的心胸,同时坚守着自己的梦想。他公然顶撞校长“病毒”质疑他的教学方法,他不仅鼓动两个好友法兰与拉杜去勇敢追寻理想,还劝说校长的二女儿碧雅离开满眼铜臭的未婚夫。

本文由美高梅登录网站发布于美高梅登录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艳阳何以灼心,灼心说法

关键词: